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王者之开局加入长城守卫军_ 第二百四十章:澜的过去-笔趣阁

时间:2021-04-28 13:2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南元北哲小说王者之开局加入长城守卫军 第二百四十章:澜的过去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代号为“澜”的少年,从他出生的那一刻开始,似乎就注定是一个孤独的人。

    他从未见过亲人的模样,也不曾知道所谓情感的滋味。他唯一所知道的,是在自己天生的血脉之中,流淌着冷酷而孤漠的血液,还有那时而蠢蠢欲动的力量————这是抹不去的印记。

    因为从来不会与他人交流,而且还有体内所蕴含着那超乎常人,令旁人畏惧的可怕力量,使得澜成为了一个在别人眼中的“异类”,哪怕是同族之人,也将他所排斥。

    在关于童年的记忆之中,唯一能够让澜鲜明回忆起来的,是在蔓延而来的战火之中,为了保护自己的同伴和村民们,澜觉醒了体内的魔道之力,将凶恶的敌人尽皆弑杀。

    然而,为了守护别人而觉醒的力量,并没有为澜带来尊重与欢呼,相反,村民们愈发恐惧澜体内的力量,称之为“灾厄之力”,同时认为澜才是为村落带来不祥之兆的人。

    澜依旧会选择用自己的力量来守护那些值得守护的弱小,朦胧而又孤独的内心,依然存在着一线光明,但是自己的“怪物”之名却是早已经在村民之间口口相传,哪怕澜守护了他们,他们也仍然用惊恐的眼光对待他,避而不见,不断地孤立并且疏远他。

    最后,澜被村民们联手流放到了一片荒芜之中,而他本人也并没有什么怨言,只是选择了默默地接受。

    或许,自己就是一个怪物吧,一个孤独的怪物,没有人再值得自己去守护,自己也永远不会被善意地对待。

    无家可归,也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甚至连自己的内心,也逐渐在自我的怀疑之中泯灭着,沦陷至了黑暗之中。

    当这份为了生存之道而摒弃了其他所有的信念,在死亡的炼狱之中被枭雄曹操所发现之后,澜便成为了曹操所培养的众多杀手之一。

    为了生存,澜不得不将其他被曹操收养的孤儿杀死,成为了唯一的幸存者。在这之后,澜得到了曹操的重用,并且在夏侯惇的传授之下,学会了“百人斩”的刀法,以及自己所独创的一套刺杀的本领。

    自封为“鲨之猎刃”,来往孤独,游猎于黑暗。澜能够凭借自身的魔道之力化身为喋血的鲨鱼,去狩猎那些被选定为目标的猎物。

    无论是对任何人,寒彻的双目与内心,都不存在同情,这是对曾经受尽冷眼的报复吗?

    或许是吧,澜的眼中没有生命的意义,在他看来,夺取那些猎物的性命,就和捏死蝼蚁一般不值得同情。

    自己既然是个怪物,那就将怪物的信条进行到死吧,反正......自己也终于会有死的那一天。

    然而,即便是冷酷而利落的外表之下,以及尖锐沥血的刀锋之后,却是一颗自我封存于黑暗之中,孤独的内心。

    没有人能够接近澜,他也不想去接近任何人。

    再多的鲜血与灵魂,也无法填补内心的空虚,只会让澜距离陷入地狱深渊之中,更进一步罢了。

    但是,在澜认为自己终将会在孤独与黑暗之中独自面临死亡与绝望之时,一个突如其来的任务,却是彻底地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追击玉玺的任务,目标是一位名叫蔡文姬的小女孩。

    刚开始的时候,任务进展十分的顺利,但是终究还是出了意外的差错————澜不仅负伤,而且与目标蔡文姬流落到了一座孤岛之上。

    沉落在海水之中的时候,澜几乎已经失去了意识。

    黑暗之中,他看见了过去被自己所杀死的那些亡灵,不断地缠绕着他————罪孽与死亡的距离,只有一步之遥,澜亲眼看着自己深陷无边的地狱,失去了最后一点意识......

    伤口传来了疼痛之感,澜缓缓地从黑暗之中苏醒过来,他原本以为自己会沉没在无尽的大海之中,但是此刻却躺在一片沙滩之上。

    默默地睁眼,却是发现一道幼小的身影,在为自己的伤口包扎着。

    蔡文姬没有发觉澜已经醒来,更没有发觉澜正在用那狩猎的目光冷冷地盯着她,她只是哼着轻快的小曲,仿佛瓷娃娃一般的脸蛋,无忧无虑,仿佛风平浪静的湖面,感觉不到任何会发生的波澜。

    伤口很快被包扎好,蔡文姬又用自己那柔弱的十指放在纱布之上,只见手掌之间有绿色的荧光在涌动着,澜知觉一股温润的力量流淌进了伤口之中,旋即,奇迹般地再无疼痛之感。

    而蔡文姬却是脸色变得有些发白,在绿色的荧光消散之后,昏沉沉地倒了下去。

    “为什么......”

    澜猛然起身,同时将腰间的匕首拔出,锋利的刀刃对准着蔡文姬的头部,仿佛随时都会无情地刺下。

    蔡文姬是自己的目标,只要将她身上的玉玺夺到手中,那么她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但是,他第一次地犹豫了。

    不知为什么,心中总有着一道潜意识,牢牢地攥住了澜的手,不让手中的匕首落下。

    或许,是因为她救下了自己?

    还是说......

    总之,澜默默地将匕首收回,并且来到无尽的汪洋大海面前,心中的波动,不亚于涌动的汹潮。

    也许自己某一天,会因为这次的犹豫而后悔吧。

    为了能够逃离这片孤岛,澜不断地在岛上各处搜寻着可用的材料,他打算亲自打造一艘帆船。

    这项技能,曾在童年的时候,就已经无师自通了,所以进行起来,也格外的顺利。

    不过,一个人的行动之中,却是多了另一道娇小的身影。

    起先,蔡文姬只是躲在石头或着树木的后面,偷偷地观察着澜,与他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因为澜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来自骨子里的寒冷,这让蔡文姬感到有些害怕。

    对于蔡文姬的目光,澜自然是一清二楚,但是不曾多说过一句,也没有搭理过她,自己只是默默地搭建着帆船。

    夜晚很快降临,晚风有些冰凉,也有些诡异。

    澜早已经习惯了黑夜与孤独,他独自地架起篝火,并且很轻易地从海里捉到了鱼,作为今晚的食物。

    鱼肉被放到了篝火之上,温暖的火焰很快便烤出了一股令人有些垂涎的香味。澜察觉到了目光的热度,默然回首,凭借着篝火的亮度,看到了连忙将头埋到石头后面的小小身躯。

    “......”

    澜默然不语,同时看向了自己的肚子。

    虽然有些空腹之感,但是并没有到那种快要饿死的程度。

    曾经在曹操的训练之中,澜尝到过那种饿到半死不活的感觉,远比现在要难忍的多。

    那个小家伙......应该是饿了吧?

    澜将已经烤好的鱼肉从篝火之上拿起,对于食物的香味,他早已经变得不在意,也不会勾动自己的食欲。

    “......”

    依然是一句话都没有说,澜挑了一块最干净的石头,将鱼肉放在了上面,而后,无声地等待着那道娇小的身影出现。

    “我......我可以吃吗?”

    蔡文姬颤巍巍地从石头后面探出了小小的脑袋,柔软娇嫩的小脸蛋,让人有种不禁想要掐一掐的质感。

    她早已经饿得不行了,肚子“咕咕”直叫,更是被澜的烤鱼给吸引了全部的注意。

    懵懂而又纯真的大眼睛,可怜巴巴地看着澜,在等待着他的允许。

    “嗯。”

    这是澜对蔡文姬所说的第一句话,虽然只有短暂的一个字,但却是一个转折性的改变。

    蔡文姬的眼中,充满了一种特殊的光芒。

    这种光芒,是澜从未曾见到过的。

    但是,只要一见,心中却是产生了某种别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十几年的孤独与冷酷之后,第一次有过的。

    蔡文姬比澜所想象的还要天真与活泼。

    她似乎并没有察觉到澜的身份,仅仅是在第一次如此短暂的交流之后,便开始接近他。

    虽然澜经常选择无视蔡文姬,只专心于完成自己手中的事情,但是蔡文姬却是成了他的跟屁虫,无论他走到哪里,蔡文姬都会跟到哪里。

    当澜收集材料的时候,蔡文姬也会跟着去收集,不过以她极为娇小的个子,除了捡些没用的树枝与石子回来,什么也搬不动。不过,澜并没有将蔡文姬捡来的东西扔掉,只是默默地堆在一旁。

    下雨天的时候,蔡文姬会找来大大的荷叶,就呆在澜的身旁,为他挡雨,安静地看着他的一举一动。

    蔡文姬心中原先的害怕与顾虑,随着与澜的相处,彻底地消除。澜成为了蔡文姬的朋友,虽然只是单方面的,但是澜却并没有否认。

    “我叫蔡文姬,你叫什么名字呀。”

    “澜......”

    “你会唱歌吗?”

    “......”

    “你会编花环吗?”

    “......”

    “为什么你老是不说话呢,就人家一个在说话,好无聊,呜呜......”

    “......”

    一边打造着帆船,一边要承受着蔡文姬各种稀奇古怪,而又充满了少女心的问题,澜却意外地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与烦躁。

    相反的,建造帆船时的无趣与乏味,在蔡文姬的陪伴之下,也充满了一阵快活的气息。

    虽然依旧不怎么习惯与他人交流,但是澜并不排斥这种感觉,并且,他挺享受这种氛围。

    习惯了黑暗的人,对于身边突然出现的光芒,总是会格外的在意;就像是尘封已久而麻木的内心,对于那突如其来的温暖,总是会猝不及防的打开,获得救赎......

    蔡文姬是无忧无虑的,每天除了黏在澜的身边,偶尔用可爱动听的嗓音唱歌,她还喜欢收集那些色彩斑斓的小花。

    “这朵花是给澜朋友的,这朵花是文姬的,哇,好配啊!”

    将小花插在澜有些杂乱的头发里,蔡文姬咯咯笑道,笑容之中,是让澜感到温暖的天真与无邪。

    对于蔡文姬的信物,澜无声地接受了,虽然脸上并没有因此表现出什么特别的神色,但是内心却是有股暖意,融化着寒冷的坚冰。

    自己,也有朋友了吗?

    友谊......真是一个美好的词呢。

    不知何时,原本应该是冷酷无情的杀手,却也能够时而扬起一丝淡淡的微笑,虽然笑得有些狰狞,但依然可以让人看到,那狰狞背后的温柔。

    澜的心中甚至有些不舍,他不想与蔡文姬分别。

    然而,意外的日子,总是会在最猝不及防的时候突然袭来。

    曹操和他的手下司马懿不知从哪里得知到了澜与蔡文姬的位置,当澜发觉的时候,他们已经登陆上岸,象征着死亡与鲜血的利刃,正在追杀着夺路而逃的蔡文姬。

    “铿!”

    与曹操和司马懿等人刀剑相向的时候,澜的决意,第一次拥有了自己的选择。

    久闭的心门被打开,是名为蔡文姬的小女孩,还有名为友谊的情感。

    虽然知道自己的手中沾满了鲜血与罪孽,早已经没有资格去追求那些美好的东西,但是......哪怕自己已经没有了未来,但也要去守护另一个人的未来。

    这份决意,让澜的魔道之力,变得愈发强大起来,让他从曹操等人的手中,将蔡文姬救出。

    但是,自己的胸口,却也被曹操的刀刃贯穿。

    自己,终于要面临死亡了吗?

    从来都是夺走他人的性命,未曾预料到今天也会被别人夺走自己的性命。

    但是,死亡又有什么可怕的呢,不过是要冷一些罢了。

    不过......

    蔡文姬呢?

    伏在自己的身上,哪怕纯洁的衣裳沾满了自己肮脏的鲜血,也仍然泣不成声,苦苦哀求着自己不要死去的小女孩......

    自己再也不能守护她了吗?

    “我不想再失去她,她是我生命余晖之中的全部。哪怕我将来有一天,会因为罪孽而死,但我早已别无所求,我只希望那个天真无邪的小女孩,能够获得属于她自己的未来。”

    澜的声音有些颤抖,原本冷漠的双目,也有一丝晶莹泛动。

    “曹操拥有血族的力量,他的麾下,还有数不尽的刺客,光是凭我一人,定然不是对手......”

    “所以,是否能够请求你,帮助我完成我最后的心愿?哪怕在这之后,我的性命都将属于你。”

    澜竟然跪伏在地,这让陆羽吓了一跳。

    “喂,男儿膝下有黄金,你怎么说跪就跪啊?”

    听完澜所讲述的过去,陆羽有些惊讶。

    他竟然和蔡文姬之间有所关系。

    不过,更多的感触,还是因为澜因为蔡文姬而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救赎,身处在黑暗中的人,寻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光明。

    看着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澜,陆羽有些纠结。

    “叮!帮助澜寻找到蔡文姬,奖励鲨之匕首*1!”

    在陆羽纠结的时候,系统的声音,响在了脑海之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