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红楼春_ 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笔趣阁

时间:2021-04-28 18:5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屋外风吹凉小说红楼春 第七百八十七章 不速之客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好姐姐,咱们别理她!”

    贾蔷进门时,黛玉只瞟了一眼,就侧过身偏过脸去不理,还拉上正在吃绿豆糕的尹子瑜。

    尹子瑜笑着看了贾蔷一眼后,也偏过了脸去……

    倚坐在一旁背椅上的梅姨娘看到这一幕,再看瞠目结舌的贾蔷,忍不住掩口笑了起来。

    雪雁前来献茶,紫鹃替贾蔷取身上披风。

    看着紫鹃幸灾乐祸的笑脸,贾蔷大怒,趁着对面三人或扭过身或侧过脸之际,反手在紫鹃滚圆的屁股上拍了下。

    紫鹃俏脸通红,怒嗔一眼后,扭身离去。

    贾蔷呵了声,又走上前,在黛玉、尹子瑜偏向的那一侧坐下。

    黛玉气笑道:“谁让你坐这的?”

    贾蔷笑呵呵道:“我佛如来请我坐的。”

    黛玉啐了口,忍不住笑道:“呸!如来如何同你说的?”

    尹子瑜看着二人打禅机,微笑欣赏。

    贾蔷道:“我佛如来说:智人除心不除境,愚人除境不除心。佛祖之意,像我这样聪明的人,坐在哪都随意……”

    “你这该死的,看我不撕烂你嘴,我就知道你又在编排我!”

    说着起身,几步上前揪住了贾蔷的面皮,黛玉咬牙道:“可知错没有?”

    贾蔷故作含混不清道:“我没错,是佛祖错了!”

    黛玉“气”极,揪住贾蔷的耳朵,再威胁道:“可知错了没有,到底是谁的错?”

    “知错了知错了,我的错我的错!”

    贾蔷拱手求饶。

    黛玉这才松了手,羞红着脸警告道:“这回是看在郡主和姨娘的面上才饶了你,下回再敢编排我,必不轻饶。”

    说罢,回身坐稳了,同尹子瑜道:“可瞧见他的品性了?就会拐着弯来取笑人。”

    尹子瑜笑着点了点头,贾蔷问梅姨娘道:“姨娘感觉可好些了?”

    梅姨娘点头道:“多亏了郡主,我原是福薄卑贱之人,福运不足以为林家诞下血脉,是借了郡主的福气!”

    尹子瑜摇头,贾蔷也不满,道:“她的福气?姨娘怎不说是借了我的福气?”

    黛玉嫌弃的“哎呀”了声,啐道:“你这人,真是岂有此理!”

    贾蔷哈哈一笑,道:“顽笑嘛,姨娘说的那样惨,怎就成了福薄之人?那是因为有歹人行害,她倒把罪过往自己身上揽,你应该说姨娘岂有此理。”

    黛玉笑了笑,问道:“那我问你,背后害人的人可寻着了?”

    贾蔷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那个疯婆子倒是抓了起来,用了刑罚后,也说出了她的奶娘。可线索到这就断了……背后之人着实阴险狡猾,一时半会儿怕难破案,还得再等等。”

    黛玉也不口出讥讽之言,只那似笑非笑的小眼神,看的贾蔷着实起火。

    梅姨娘笑道:“好啦,你们两个,见不着的时候想,见着了又爱逗嘴了,也不怕郡主笑话。”

    贾蔷摇头道:“马上就是一家人了,谁还笑话谁?”

    梅姨娘见两个姑娘都红了脸,啐笑道:“怪道姑娘爱说你,可见不着调!这些话也是当着女孩子的面说的?”

    尹子瑜吃罢最后一块绿豆糕,端起茶盏吃了半盏后,在一旁落笔数言,与黛玉、梅姨娘看过。

    梅姨娘忙道:“再坐一会儿,晚饭就要好了,吃了再走?”

    尹子瑜笑着又落笔数言,贾蔷起身来看,只见纸笺上写道:每日都要与老太太共用晚饭,不好耽搁。

    梅姨娘赞道:“不愧是皇后母族,诗礼仁孝之家。如此就罢了,想必太夫人在家里等着……下回我早早让人准备好饭,中午吃了再施针。”

    尹子瑜笑着点点头后,看向贾蔷,落笔道:“不必相送,家里有马车来接。”

    黛玉在一旁笑道:“还是送送的好,如今可不太平。我若是男儿身,就亲自送了,哪里还用得着他?”

    尹子瑜与黛玉笑了笑后,不再多言,背起药箱,阔步往外出去。

    尹子瑜的步伐,一步大概能顶闺阁女孩子两步,几乎和贾蔷平齐。

    待目送贾蔷、尹子瑜离去后,梅姨娘叹道:“好个爽利干脆的女孩子,姑娘是个有福气的,这样的性子,往后倒也好相处。”

    黛玉撇撇嘴道:“跟了蔷哥儿,都白瞎。”

    梅姨娘失声笑了出来……

    ……

    朱朝街,丰安坊。

    尹家萱慈堂上。

    今日人竟是到齐了,尹家太夫人、秦氏、孙氏两位太太,还有尹褚、尹朝并尹家江、河、湖、海、浩、瀚六子。

    贾蔷同尹子瑜并肩而入,大部分人都向他投来善意的笑容。

    倒是老泰山尹朝,有些鼻子不是鼻子,眼不是眼的。

    眼见就要过年了,翻过年尹子瑜就要嫁去贾家。

    自己千疼万宠的闺女要让这忘八羔子偷了去,尹朝能有好脸色才怪。

    贾蔷也不在意,与众人见了礼后笑道:“今儿怎么这样齐,几位兄长都回来了。”

    尹家太夫人笑道:“到年关了,该封衙的封衙,没封衙的,也就点个卯,早早的就下职吃酒去了。家里不许他们几个在外面吃花酒,失了体面不说,也容易让人教唆坏,就让他们早早回来。这一点,蔷儿做的最好,从不去外面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

    贾蔷笑道:“老太太,您老怎么没让几个兄长按时上下职?岂不更好?”

    尹家太夫人笑道:“人在这世上,要做到不同流合污,明知是坏的事,就不要去做。但也不能太清高,过于特立独行,则会不为世间所容。他们不去与人一道吃花酒不要紧,左右妨碍不到别人甚么。可若旁人都走了,独他们留在衙门里守衙,那就要成为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一个人再强,也不可能和整个世道抗衡,是不是?”

    贾蔷听出尹家太夫人在点化他,便躬身道:“老太太说的极是,特异独行、标新立异,大出风头的苦头,我已经吃到了。”

    听他这般说,满堂人都笑了起来。

    但尹家太夫人看贾蔷却是越看越喜欢,他这样的年轻人,吃点苦头不算甚么,甚至年轻时吃的越多磨砺的越多越好。

    就怕能为太大的年轻人,傲气也越盛。

    天老大地老二他自认老三,越聪明越钻牛角尖,那就很让人头疼了。

    而能够自嘲自我打趣,可见贾蔷不是那样的人。

    尹家太夫人看向尹家六子道:“你们都知道要做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可你们果真做得到?莫说你们未必做得到,我看便是大老爷、二老爷都未必能。你们且看看蔷儿,这次吃了多大的亏,眼见泼天的功劳就要掉头上了,就被人生生摘了去,他可有沮丧颓废?换做你们,你们能办得到?要见贤思齐呢。”

    贾蔷都吃不住了,笑道:“老太太,快别说了,好不容易这两天才念佛念忘了,您这一说,又说的我心好痛。”

    尹家太夫人都绷不住笑了起来,道:“可见去了官职也算是好事,说话都俏皮起来了。”

    尹褚淡淡微笑道:“去了官职是好事,也是宫里为了保全你。这样大的功劳,岂是臣子好得的?让功于上,原是臣子本分,亦是官场之道。”

    贾蔷唏嘘道:“幸亏我不混官场,不然只这一点就做不合格。”

    尹褚微微皱了皱眉,道:“即便你素来不好名位权势,只是为了新政,为了做一番事业,那也大可仍在内务府中做事嘛。你有这份才能,若只做一商贾,岂不浪费辜负了?”

    贾蔷笑了笑,道:“大老爷的话是有道理的,自然不能只做一个一心敛财的守财奴。所以今儿我才将一份价值百万金的方子,交给了我先生,过几日就能公布天下了。另外,如今我所做之事,大都也是有利于社稷黎庶之正事。做一番事业,并非必须在内务府钱庄。我终究还是喜欢和正直坦荡堂堂正正的人打交道,如今内务府钱庄那一伙子……不提也罢。”

    尹褚还待再说些甚么,尹家太夫人却不与他机会了,同贾蔷笑道:“蔷儿,不许再往家里搬年货了,这几日见天有车往家里拉东西,吃的喝的用的穿的……岂有这样的道理?让人瞧了去,也要笑话尹家。”

    贾蔷笑道:“又不是尹家买不起,今年车行分红就足够过个好年了。只是因为贾家名下有一个德林号,采买起东西来价钱比市面上低的多,所以就一并买上了。老太太若是过意不去,回头让五哥和我算算帐就行。”

    “算个屁!我闺女都快让你叼跑了,你孝敬些年货还不是应分的?”

    尹朝斜眼看着贾蔷,阴阳怪气的说道。

    许是偏疼小儿子,尹朝这般说,尹家太夫人也只是和秦氏、孙氏笑了起来。

    贾蔷呵呵笑道:“二老爷说笑了,这不是还没叼跑么?”

    上面尹子瑜都羞红了脸,女人们纷纷啐了起来:“大人没大人的德性,小的也跟着轻浮!”

    贾蔷干咳了声,说正经事:“我先生原准备要亲自上门来感谢老太太和郡主的,但眼下朝中事着实太忙,尤其是户部那一块,年底最忙,所以先生说,再等些时日,再登门道谢。”

    “诶,这如何使得?”

    尹家太夫人正起面色来,郑重叮嘱道:“回去后务必同你先生说,尹家不过略尽了些心意,哪怕没有你这层干系,子瑜难道还能见死不救?这些话,上回就说过了,可上一次林相还是在百忙中抽出功夫专门登门道了谢。这不应该,是尹家的不应该。林相日理万机,为了国事操劳一生,再为这样的事专门劳累跑一趟,给我们这些内眷妇人道谢,尹家岂不太轻狂了些?不可不可!蔷儿,回去你同林相说,等过完年得闲时,”

    贾蔷为难笑道:“我尽力劝罢,不过未必劝得住,先生着实感激老太太您。”

    尹家太夫人笑道:“那也别登尹家门了,显得尹家太拿大,回头我和二老爷一道,去林家罢。过完年就要成亲了,两家还是要好好商议一番呢。”

    古时这样的拜访,谁登谁家的门,都有一定的讲究。

    位尊者极少往位卑之门去,通常只有门第低的,去拜访门第高的。

    上回林如海已经拜访过一回尹家了,无论如何,都不好再登门拜访,不然尹家的确容易让人非议。

    只是尹家太夫人一个内宅老妇,能想到这一点,已经着实不易了。

    ……

    晚饭在萱慈堂上摆起,爷们儿一桌,内眷一桌。

    饭桌上,年岁比贾蔷还小一岁的尹瀚看着他道:“宁侯,你去了官职,眼见到手的功劳被人摘了去,果真就不气?虽说人应该拿得起放得下,可也不是这种放下法罢?”

    尹朝看着幼子瞪眼道:“你胡吣甚么,这叫拿得起放得下么?这叫缺心眼儿!”

    两边桌子都笑了起来,尹家太夫人啐道:“你少在那歪嘴胡说。”

    尹朝不服,道:“本来就是缺心眼儿嘛,让人欺负成这样了,再说甚么保全不保全的,不是自欺欺人?换做是我,非大闹一场不可。”

    尹褚闻言,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话来,只摇头叹息了声。

    贾蔷正笑着要说些甚么,忽见婆子进来传话道:“老太太,恪荣郡王到了。”

    尹家人俱是一怔后,众人目光纷纷落在贾蔷脸上,尹家太夫人亦先是用眼神叮嘱了贾蔷一眼,然后才对尹浩等人道:“快请了进来罢。”

    ……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