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某美漫的医生_ 第六百五十二章 神照经-笔趣阁

时间:2021-07-06 16:31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李行空小说某美漫的医生 第六百五十二章 神照经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你拿霜华威胁我?”丁典的眼神一瞬间变了,仿佛毒蛇一般,死死的盯着墨非。

    “呵!”墨非笑了一下,这丁典混迹江湖那么久,被凌退思毒打了那么久,但是怎么还那么天真?

    “我就是威胁你了,怎么样?”

    墨非从来不自诩好人,所以威胁丁典这种正道中人,并不是做不出来。

    当然,他也不是要对凌霜华实施什么生命威胁,而是……

    至于凌退思,早就该死了。

    他有得是办法无声无息的让凌退思消失。

    可是丁典对凌霜华的爱,已经变得魔怔了,为此哪怕放弃他作为正道大侠的原则。

    如今,他听到墨非拿凌霜华威胁他,怎么受得了。

    “嘭!”

    那关住丁典和狄云的牢房木栏陡然间爆碎而开,碎屑四射,一只黑乎乎的大手,朝着墨非一掌拍了过来。

    丁典在《神照经》大成之后,已然晋升绝世高手之列,虽然忌惮与墨非悄无声息进入监牢的本事,但是搏杀起来,谁胜谁负,可还不好说呢!

    墨非站着不动,竖掌,朝着丁典轻轻一劈。

    在墨非手中之下,空间仿佛都被切割而开,阴阳颠倒,各自展现出一副天堑和深渊之象,在丁典迅疾如电的攻势中,以沉重的势能,压迫得丁典心神急变。

    可能神照经自有神妙之处,在这种压迫之下,生死危机之前,丁典竟然还能回过神来,咬了咬牙,旋即大喝一声:“无影神拳!”

    似乎是要将自己的胆气都给激发出来般,将一身大成的神照经真气都灌注在了一双拳头上,按照神照经上记录的配套拳法无影神拳朝着墨非脸上轰去,凝聚了他所有的精气神。

    墨非稍微惊讶了一下,没想到算好的力道,在丁典小宇宙爆发后,不够用了,但旋即也不在意,五指一张? 加了一点力道? 朝着丁典抓了去。

    直面墨非的攻击,在墨非爪势所及? 丁典瞬间感受呼吸停顿,周围的空气都化作了沼泽般? 朝着他不断挤压而来,欲将他整个人拖坠入深渊之中。

    丁典很想坚持住,像墨非挥出凝聚了自己所有精气神的拳头,可惜他的小宇宙已经爆发过了一次,怎么可能再来第二次。

    所以丁典恍惚间,就已经被墨非抓住了后颈肉,轻轻一捏,整个人眼前顿时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昏迷了过去。

    墨非将丁典随便扔在了监牢里面,对着倒霉蛋狄云说道:“喂,傻小子,你想不想出去?”

    “我……”狄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我可以很明白的告诉你,你之所以入狱,不是因为你真的调戏了万震山的小妾,而是万圭看上你的师妹? 方才设计将你关入了这牢房,而江陵知府凌退思则是收受了万圭的贿赂,再加上他自己另有谋划,准备拿你从丁典身上套取宝藏秘密,所以你也不用幻想有朝一日能够清洗身上的罪名,要么一直被关到死,要么被凌退思杀人灭口,你怎么选?”墨非道。

    “我想出去!”狄云重重的点了点头。

    他只是单纯、善良、质朴,可是这并不代表他就是一个彻头彻脑的傻瓜,如果有得活,他干嘛想死呢?

    “那你就把这个榆木疙瘩给扛起来,跟着我们走。”墨非指了指丁典道。

    墨非很不喜欢丁典这个人,太舔狗了,还是个舔到深处一无所有的典范,手握神照经这种绝世武学宝典,还有梁元帝无上宝藏,天底下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混成这个逼样,真基尔给男人丢人!

    “哦,好好!”狄云赶紧将丁典给扛了起来,跟在了墨非和无情的身后。

    一行四人,大大方方的走出了知府监牢大门,那些狱卒任由墨非等人从他们眼前经过,还在一动不动的坚守岗位。

    无情一句话都没有说。

    她早就不是昔日神侯府里面的那个嫉恶如仇的四大名捕无情了,而只是一个失去了所有家人的孤儿罢了。

    而且墨非肯定也不是大奸大恶之徒,只不过糊弄丁典罢了。

    “唔,郭靖和黄蓉离开了吗?也好,不然在这种情况下和他们见面,还真有些不好办呢!”墨非使用神念一扫,就了解了知府衙门里面的所有境况。

    “走,先去见见这位大名鼎鼎的凌退思,凌知府。”墨非迈脚进入了知府大门。

    狄云扛着丁典,看了看周围那些视他们若无物的侍卫,感觉非常奇怪。

    前面那位大哥,难道说是收买了这里所有的侍卫,才能让他将这里变得像自己家似的?

    可是又不像……

    感觉自己等人就像是在这些侍卫眼中不存在的一般。

    但是这又怎么可能呢?

    他停在一个侍卫的面前,好奇的挥了挥手,见他们毫无反应,甚至散乱的瞳孔都没有聚焦,也看不见眼眸之中关于他的倒映。

    狄云心中疑惑更甚,又更进一步,拍了一下他的后脑勺。

    “哎呦!谁特么打我?”那侍卫左右瞧了瞧,立即面色不善的朝着离他最近的一个侍卫走了过去,而对就站在他们面前的狄云视而不见。

    “为什么会这样?”狄云挠了挠头。

    “傻小子,很好玩吗?走不走?”墨非的声音远远传来。

    当即狄云也不敢再玩下去了,连忙背着丁典,跟在了墨非和无情后面。

    墨非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凌退思所在的院落,就是刚刚他和郭靖、黄蓉夫妇交谈的那个院落,看来郭靖和黄蓉也是才走不久。

    在一旁的石桌上,放着一封书信,凌退思端着茶杯,似乎是在思考着什么。

    忽然间,凌退思听见了脚步声,他眉头一皱,是谁敢在没有他吩咐的情况下,擅自闯入?

    等看到来人的时候——

    凌退思的眼眸眯住了。

    他不认识墨非和无情,但是他不可能不认识丁典,那可是他每个月都要折磨一回儿的人,而且狄云这个他用来设套对付丁典的倒霉鬼,他也有点印象。

    “尔等何人,擅闯我江陵知府衙门,不怕我大宋律令吗?”凌退思道。

    “得了吧,你这个龙沙帮帮主,也来跟我们谈大宋律法?”墨非带着笑容,一点不客气的做到了凌退思的对面,伸手将旁边信封里面的信抽了出来。

    看完之后,墨非大概明白了,为什么郭靖和黄蓉会拜访凌退思了。

    那是在蒙古和南宋正面交锋之处的大将吕文德写给凌退思的信。

    而江陵这个位置,非常重要,乃是交通枢纽,也是南宋运送物资前方前方襄阳的必经之路,所以即便是吕文德的官职在凌退思之上,也不得不和凌退思之间联络联络感情。

    郭靖和黄蓉以国事为重,哪怕心中不愿沾染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但是在大义的名分下,也只有选择妥协。

    “胡言乱语!”凌退思一拍桌子,勃然大怒道:“本官堂堂江陵知府,如何被尔等污蔑成了什么帮的帮主?”

    “凌大人,你以为你的鬼话,能够瞒得过我黑猫警长的眼睛?”墨非看着凌退思,轻轻一笑。

    俗话都说“虎毒不食子”但是凌大人就非比常人了,为了宝藏可以放弃一切,放弃自己的骨肉至亲。

    为了对付丁典,得到连城诀,他竟然是把自己的亲生女儿凌霜华给活埋了。

    临死前,凌霜华在棺材里用指甲刻到棺材板上:“丁郎,丁郎,来生来世,再为夫妻。”

    这就是一个人渣之中的人渣,恶人之中恶人,即使那些传说中的天下恶人,杀的都是跟自己无关的人,对亲生儿子、女儿,又能有几个下得去手的?

    “我不知道你在说些……”凌退思还未说完,便要准备暴起,全身真气聚于手掌之间,就要一下子朝着墨非拍过去。

    他不管墨非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怎么知道他就是昔日龙沙帮帮主的,但是知道了这个秘密之后,他们都必须死。

    只不过墨非的速度很快,在凌退思手掌还没有出动之际,墨非并指为剑,一下子朝着凌退思眉心处点了过去。

    ……

    一座雅致的阁楼上。

    穿着一身嫩黄衫子,气质清秀脱俗的女子,正在观赏菊花,人淡如菊,两相辉映。

    只不过凑近一看,她那可以媲美天下所有顶级美女的脸庞上已又横又竖地划上了十七八刀,肌肉翻了出来,一条条都是鲜红的疤痕。她美丽的秀眉、美丽的鼻子、美丽的嘴巴,都歪歪扭扭,变得像妖魔一样。

    那是凌退思逼着凌霜华嫁人,但凌霜华为了替丁典守节,便将自己一张绝美的脸划得稀烂,自然就没有人再敢娶她了。

    面容已毁,可是那双灵秀动人的眼眸,还能看出那是何等的富有灵气。

    “唉——!”凌霜华长叹一声,充满了对命运曲折的无奈、忧伤之情。

    “蹬蹬瞪——”忽然间,凌霜华听到了阁楼木梯传来的脚步声。

    “谁?”凌霜华蹙眉喊道。

    “是我!”凌退思面色平淡的登上了阁楼。

    “又来干什么?”凌霜华态度冷淡的说道。

    “我来是为了告诉你,丁典终于妥协了,他愿意作交易,将连城诀交给我,所以我放你们俩去双宿双栖。”凌退思淡淡说道。

    “呵,知府大人,我难道就是你手中的工具吗?你说怎样就怎样?当初是你让我和丁郎分离的,现在又准备放我们离开,可是事情已经不是那么简单了……”凌霜华冷笑道。

    “难道和丁典双宿双栖不就是你一直期望的吗?”凌退思道。

    “没错,但是知府大人,你不要忘记了,你逼我发过毒誓,如果和我丁郎在一起,我母亲九泉之下也不得安息。”凌霜华说道:“在我发了那个毒誓之后,我就知道,此生我和丁郎之间,只能是有缘无分了,只能等待来生。”

    “不错你是发过这个毒誓,但是不算数了。”凌退思不耐烦的摆了摆手。

    “怎么可能不作数?”凌霜华道:“那可是我的母亲,我决不能让她在九泉之下受苦,为此哪怕我受再多的折磨!”

    “我说不作数,那就是不作数了,赶紧收拾一下,我送你去和丁典远走高飞。”凌退思道。

    “我说了,我不会嫁给丁郎,如果你硬要逼我,那丁郎得到的只会一具尸体,你从丁郎手中得到连城诀的愿景,也只不过是幻想罢了。”凌霜华说道。

    “你……你……”凌退思瞪大了眼睛:“你这逆女,究竟要如何?”

    凌霜华张了张口,忽而突然开口道:“丁大哥一身傲骨,如何忽然会答应向你妥协?”

    “这件事不用你管。”

    “你必须告诉我!”凌霜华死死的盯着凌退思道。

    “好吧,我威胁丁典,如果他再不告诉我连城诀,那就将你也送入监狱,一个关押了几十个犯人的监牢,而把丁典关押在旁边的牢房,让他一直观看……然后他就不得不妥协了。”凌退思说道。

    “哈哈……你可真是我的好父亲,竟然准备这样对待自己的女儿,真是好手段!”凌霜华哈哈大笑,笑得眼睛都快流出来了:“我竟不知道你居然卑鄙无耻到了这种程度。”

    “我还有更卑鄙的,你再给我犟,我再去杀了丁典。”凌退思面目狰狞的说道。

    “你……你明明答应过我的,只要我发了毒誓,你就不取他性命,再……再说了,你要丁大哥的连城诀,不可能杀了他。”凌霜华慌慌张张的说道。

    “我是要丁典的连城诀不假,但是我更不相信,你会看着他死……我们父女俩就来比比,谁更狠,看看你究竟继承了我多少心性。”凌退思狞笑道。

    “我既不想让母亲在地下受苦,也不想看到丁郎在我眼前死去,看来,我只有一个办法了……”凌霜华说着话,忽的传来“噗嗤”一声,只见她用匕首,狠狠的刺入了自己的腹中:“哈哈,凌退思,我看你还怎么去向丁郎索要连城诀……”

    “你,你这个小畜生,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死去……”凌退思看着凌霜华的模样,一阵着急忙慌,简单检查了一下,发现凌霜华似乎真的没救之后,逆血上涌,顿时一口老血喷了出来,喷洒了凌霜华满脸,然后双眼一翻,栽倒在了地板上。

    “哈哈……”凌霜华还在笑着,看着凌退思吐血惨状,她更觉得自己这步棋没走错,随着时间流逝,她意识渐渐模糊,可是莫名听到了有人影在她眼前晃,叫着“霜华、霜华……”

    那声音,似乎就是她日思夜想得丁郎的声音。

    只是,怎么可能……

    阁楼外,墨非推了推自己的眼镜,一挥导筒,轻轻喊了一声“咔”。

    演员不光是凌退思,凌霜华可能以为刚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处于自己的意识,其实也没有逃过墨非的引导、控制。

    所以这场戏,根本就不可能砸掉。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