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

芝加哥1990_ 第八百五十八章 东拉西扯-笔趣阁

时间:2021-07-06 16: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齐可休小说芝加哥1990 第八百五十八章 东拉西扯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确实有点慌,斯隆和古德曼都反复交待过,在国会听证会上蔑视议员与做伪证都是重罪,历史上在这个场合下说谎的如过江之鲫,但可千万别被抓个正着。

    总之就是千万别撂太瓷实,不留后路的话。

    “我的问题很简单,你是否承认你曾经将不被允许出售的化工技术卖给华国,你有华裔血统对吧,宋先生。”丹伯顿步步紧逼。

    “我对此毫无印象,议员先生。”

    承认不行,否认也要讲策略,斯隆加入团队较晚,宋亚也不会主动告诉她,琳达和哈姆林大约了解一部分,唯一全程陪自己处理这件事以及后续遮掩工作的是古德曼,而古德曼一向畏惧上庭,这次很可惜的没有随行,“是的,我有华裔血统。”

    他看向身边的哈姆林求助。

    哈姆林在他面前的本子上写了一个词,‘无关。’

    “我帮你回忆一下,这是我掌握的另一份证词,一位在华国负责巴恩化工厂迁移工作的工程师作证,他在那边看到了不应该出现在交易清单上的技术被使用在新工厂。”丹伯顿又变出一份文件,展示给兴奋的记者们拍照,“他拍下了这张照片,你的亲属宋阿生在那边受到了非常隆重的接待……”

    “呃,宋阿生不是我的亲属……”

    宋亚终于抓到了对方的一个漏洞,“这么说吧,巴恩公司已经不属于我本人,它在九四年一月一日被转卖给了陶氏化工,我之后除了握有少量陶氏股票和代言他们的荧光棒制品,所有经营活动已与我无关。”

    哈姆林手握拳,拢在嘴边轻轻咳了一下。

    我理解错了?宋亚反应很快,“我的华裔血统也与此事完全无关,我反对一切形式的因公民族裔而进行的有罪推定,这是歧视。”

    哈姆林又咳了一下。

    “呃,我是受众议院传召来参加电信业立法相关听证会的,巴恩化工出售案似乎也与本次听证的主题无关,我没有为此做相关准备,我也确实想不起来您指称的这件事,议员先生。”

    说完这句话,古德曼不咳了,但丹伯顿不肯放过,他冷笑着揶揄,“你的律师似乎有很多想说的话宋先生,别着急,在今天之后,你们有大把时间聊天,我保证。”

    “伯顿议员……”南茜帕特里夏似乎准备帮忙了。

    “绝对有关,亚历山大宋,你们称之为APLUS的这个人现在掌握着一家传媒集团,一家,或者说晚上即将上线的一家二十四小时新闻台,我们的电信法案必须要顾及国家安全,决不允许媒体被掌握在叛国者手中。”丹伯顿回答。

    全场再次发生骚动,人们互相窃窃私语,快门声和闪光灯不停,宋亚注意到前面的PBS摄影师对着自己正调整着光圈,应该在记录面部表情大特写了。

    “叛国!?哈哈,你在说什么呢?丹。”黑人党团议员破坏规矩插话。

    “肃清,请保持纪律,女士们先生们,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南茜帕特里夏用小锤子敲了敲桌子。

    宋亚五指稍稍张开,捂住麦克风,趁乱把头倾向哈姆林,这是征询是否动用第五修正案的暗号。

    “NO!”哈姆林坚定决绝,他小声说:“拖过去,绝不承认。”

    “还有二十分钟进入休息时间。”斯隆在背后说道。

    “请继续,伯顿议员。”南茜帕特里夏等现场重新寂静下来说道。

    “宋先生,你是否承认你在拥有巴恩化工期间,命令时任公司总经理将禁止出售的工厂资料提供给华国企业,是,或者不是。”丹伯顿说:“很简单的问题,不难回答对吗?”

    “首先,我当时才十八岁,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全球跑来跑去,宣传我的唱片。第二,我当时还有非常繁重的课业,我进入了芝加哥大学就读……”

    拖就很好办了,其实用发言拖时间是议会政治的一大特色,延宕投票日程,给对手捣乱都非常好用,宋亚看过的经典黑白片史密斯先生到华盛顿中就有非常详细和生动的描述,他说:“事情是这样的,当时,我报了三门课,你们也许还不知道,我的APLUS艺名就来源于高中时候的外号,某次数学考试我考了A+满分……”

    “你们知道的,芝加哥大学的教授们给分总是很抠,我们的平均绩点远远低于某些常春藤大学,而我三门课的平均绩点是3.67,议员先生,你应该能想象得到,我当时有多努力了……”

    “不要回避我的问题。”丹伯顿催促。

    “我并没有,我一开始就说我实在不记得了,但我绝对绝对可以保证,我爱我的国家,阿美利加,我不可能做出叛国的行径……”

    宋亚继续说:“我上述发言只是想表明我当时的生活状态,我很忙,当时我的歌唱事业还没有取得如现在这般的成功,我还要上学,我更不懂化工业,上帝啊!我当时才十八岁……”

    “我是十一年级修完学分直接申请进入芝加哥大学的,我在那座学府里疯狂的学习知识……”

    “华盛顿的老爷们也许并不知道,我出身在芝加哥南城,那里的非裔社区是被你们遗忘的角落,治安、教育质量……”

    “帕特里夏议员,他在故意拖延时间,蔑视议会。”丹伯顿告状。

    “我没有,我不会,但面对您的这桩指控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发誓,我绝对不会……呃,绝对不会……”

    ‘主观故意’,哈姆林又刷刷写了一个词。

    “绝对不会基于主观故意而出卖禁止出售的技术资料,我是个门外汉,我对那家公司没多少了解,我红得很快,你们能想象得到一个十六、七岁,从芝加哥南城爆红的男孩会做出什么事吗?对,疯狂的买买买,我在对化工业毫无了解的情况下买了下巴恩化工,因为它的前任老板,老巴恩先生在某次晚宴上碰巧坐在了我的身边……”

    “我们由此认识,他想卖工厂,我正寻找着投资标的,一拍即合,就这么简单。”

    “停,我打断你一下。”丹伯顿又笑了,“我这里还有一份巴恩化工经手人,华尔街投资商爱德华先生的证词,他说你在投资领域非常耐心,甚至可以称得上阴险狡诈,胜过大多数华尔街专业人士。你在收购巴恩化工之前就成功运作了沃伦兄弟合成器公司的收购与分拆,现在仍运行得很好,你是名下一家稳定提供盈利的小型公司……”

    爱德华……

    这个该死的!宋亚压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正好顺势转移话题,“我知道爱德华,但我不同意他说的这些,他只是怕他自己的愚蠢被整个华尔街嘲笑,所以编造出了这么个故事……”

    “我只是幸运而已,我很清醒,仅仅只是幸运,我早就对财经媒体说过这么一句话,‘我是只风口上的猪’……”

    部分听众笑了起来,现场气氛为之一松,看来东扯西拉的效果很好嘛,他继续做名词解释,“所谓风口……”

    “请停止胡扯吧,你必须正面回应我的问题!”丹伯顿开始愠怒。

    “我正面回应了,我不记得,即使记得,那也绝非主观故意,我甚至怀疑是不是真的有那件事,但基于我的律师之前的建议,我不能在听证会上给出不负责任的答案……”

    一通瞎扯令宋亚的情绪镇定了许多,“我承诺我在听证会之后会过问,验证您,伯顿先生的相关指控,但我在这里要说明的是:我忠诚于米国……”

    “你……”

    丹伯顿还想说什么,时间已经被拖到了,南茜帕特里夏敲了下小锤子,“稍事休息,听证会将在十分钟后继续。”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